當前位置:松語文學 > 武俠修真 >姥姥饒命最新章節 > 姥姥饒命TXT下載
錯誤舉報

第十章 我就是只大耗子呀

  李長安渾身一顫,只覺得胃里一陣抽搐。

  說實話,要不是太緊張,他也能吐出來。

  小別致長的真東西啊

  彰頭鼠目、尖嘴猴腮,都不足以形容這妖怪姿容的十分之一,著實辣眼睛。

  再加上那股難以言喻的腥味,彌漫四周,實在是熏得慌,刺激得李長安空空如也的五臟廟,禁不住翻江倒海起來。

  “這尼瑪,生化武器啊”

  李長安心底暗罵一句,掃望四周一圈,渾身一顫。

  這,竟是個墳地。

  荒郊野外、墳冢廖廖,實乃孤魂野鬼妖魔邪祟出沒的絕佳場所。

  李長安二話不說,摒著一口氣提起公孫拓往后退了兩步,這就念起乘風訣,打算跑路。

  “小道兄呼”渾身濕漉漉的公孫拓,喘著氣打斷道“不將這妖怪收伏了嗎它,它殺了我爹娘,我我要殺了它”

  “殺什么殺,趕緊跑吧”李長安又念起乘風訣。

  他也不好說自己沒學過什么降妖除魔的法術,壓根不懂殺妖。

  更重要的是,他感覺這個鬼地方很不對頭。搞不好,除了這只丑到爆的妖,還有別的什么更可怕的玩意在。

  一只他都夠嗆,這要再來一只、兩只、三四只,一堆

  那今兒他倆就得涼在當場。

  他不想死,更不想喂了妖啊。

  公孫拓見小道士全然沒有要收了那妖怪的舉動,怒從胸中起、血往心頭涌,一把掙開李長安的手,沖那被定住的妖怪撲了過去。

  定靈咒是有時效的,阿紫被定住最久不過一分鐘,這丑妖是何道行未為可知,但肯定不會比不上沒用的阿紫。

  神經病啊李長安心底哀嚎,刺啦一聲,又撕了塊布條在火光燃盡之前續上。

  果不其然,定靈咒失效了。

  被公孫拓扼著喉嚨猛掐的丑妖,不甘示弱地揮舞起兩只彎曲成勾狀的短上肢,噌地亮出尖銳爪子。

  眼見那銳爪馬上就要勾到公孫拓的脖子,兩道土箭先一步擊中丑妖腹部。

  公孫拓雙手被那丑妖的銳爪劃傷,一時吃痛松開了手。

  “吱吱”

  丑妖發出一陣刺耳的叫聲,往后跳出幾步。

  御土術。李長安會的法術不少,但他沒有半點兒實戰經驗,純粹是情急之下瞎使招。

  他也不知剛剛兩發土彈傷沒傷著那丑妖,眼下也顧不上去計較了,幾步躥過去拉起公孫拓扭頭便跑。

  形勢急轉,位置互換。這下輪到李長安和公孫拓在前頭跑,丑妖在后頭追。

  那丑妖邊追邊尖聲尖氣地喊著,“別跑,還給我”

  還給我什么東西還給我

  也沒多想,反正在李長安聽來,跟還我命來的效果差不太多。他也沒去思考到底打不打得過,三十六計走為上,先跑為敬。

  朝著遠處有人家燈火的光亮處狂奔,十幾息的功夫,李長安就覺出了不對勁。

  “怎么感覺跟在跑步機上跑似的”

  “小道兄,你在說什么”公孫拓邊跑邊問道。

  他看不清自己手上的傷有多重,只覺得刺痛非常。再加上泡了水渾身濕透,夜風一吹寒意刺骨,方才因憤恨而起的莽勇,登時煙消云散。心頭怒意一散,人清醒了,不由得也害怕起來。

  “方向沒錯,一直在朝前跑,可總覺得像在原地踏步似的。”李長安盯著遠處方位一絲未變的燈火,又驚又疑地說道“障眼法”

  一想到這個可能性,李長安扯住公孫拓,驀地剎住腳步。

  李長安手速飛快地結印,口中念念有詞,最后輕喝一聲,“解”

  便見他雙掌間飄出淺金色柔光,如暗夜中的螢火一般,環繞于二人身周。

  于無形處,似有一層肉眼不可見的透明帷幕落下。

  目障破了,聲障起。

  “還給我,還給我小子,小子,把,把,大仙的金柳葉,金柳葉,還給我,還給我”

  丑妖尖細的聲音響起,自帶環繞立體聲效果。

  “啊”公孫拓捂著耳朵痛苦地蹲在地上,同時鼻子里流出血來。

  顯然,聲障之中夾含妖法。

  師父教過摒閉五感的法術,除了解言覺其余的平時不常用,李長安仔細回憶了會兒,方才想起。

  趕緊念動法咒,于公孫拓頭頂結印,“封。”

  聽覺封禁后,公孫拓停止痛苦的哀叫,慌亂地抹了抹鼻血。

  “別吵了”李長安煩不勝煩地吼道“有本事就出來單挑,躲躲藏藏算什么。”

  “小道士,小道士,不關你的事,你的事讓這小子把金柳葉還給我,還給我,我就放了你,放了你”

  仔細一聽,李長安越發覺得這丑妖的聲音,很像太監,連腔調都一毛一樣。

  “什么金柳葉,我不知道。要不,你過來自己找。”

  事情到了這個份兒上,李長安只能放手一試。

  以他現在的修為,測算不出丑妖設下的目障范圍,到底有多廣。

  他只能保證在自己身邊兩米直徑范圍內,可視之物是真實的,再遠就超綱了。

  所以,繼續沒頭沒腦的跑,反而更危險。

  當然,李長安也不是真虎。

  這丑妖先是被他用定靈咒給定住了,在咒術失效后,一路追著卻不敢直接殺上來。只是用目障、聲障來干擾他。

  這就說明,此妖實力有限。

  另外,他在封閉公孫拓聽覺之時,還暗中催動了防身屏障。若丑妖想利用聲障的掩護偷襲,有這層屏障在,也可保他二人暫時不受傷。

  這些都是在建立在李長安對丑妖實力不強的分析上,如果這個判斷失誤,那結果可就不一樣了。

  總而言之,他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,與其慌不擇路的瞎撞,不如引對方現身。

  “小道士,小道士”

  環繞立體聲。

  李長安有點受不了了,打斷道“行了行了,別弄這沒用的聲障。

  我真不知道你說的金柳葉,是個什么玩意。想要,就現身來找。”

  兩米直徑內,有螢火微光萬千環繞于二人身周。螢光外,一個身影現出了形態。

  便是那丑到爆的侏儒妖怪。

  “胡說八道,”丑妖佝僂著背,也不靠近螢光,兩只銳爪交疊于胸前,一雙銅鈴大眼盯著李長安叫罵道“誰不知道柳神的金柳葉,你個小道士還想騙我。”

  “柳神”李長安雙手背在背后,暗暗結印,嘴上說著“柳神是個什么神,沒聽說過。”

  “呸,柳神大人的名號你都不知道,真沒見識。”丑妖不屑地啐了一口,搖頭晃腦道

  “我們柳神大人,可是開天辟地時就得成大道的上神。只要被我們柳神大人看上一眼,就可以增進修為。”

  “哦。那,你還這副模樣呢。人形都幻不成,跟只掉了一半毛的大耗子似的,不倫不類。”李長安回懟道。

  未曾想,那丑妖非但不氣,反而得意洋洋地一仰頭,“噫,你小子眼力不錯,我就是只大耗子呀。”

  李長安°ー°〃

  這有什么值得驕傲的嗎

  “這么說,你是只耗子精咯。”

  丑妖傲驕地哼了一聲,道“我乃地君大仙坐下左護法。你這沒見識的鄉下小道,還不快快給我跪下。”

  撲嗵一聲,丑妖跪在當場。

  瞪著兩只銅鈴大眼,不可思議地瞪著李長安,一臉茫然。

  李長安見暗算得了手,趕緊轉身快速解開公孫拓被封的聽覺。

  “小道兄,快快殺了這妖怪”這回公孫拓學乖了,不敢輕舉妄動沖上去,而是催促李長安快快施法。

  李長安抬起右手,立起兩指,口中輕念法咒。

  正當此時,四面八方狂風大作。

  那股令李長安止不住想吐的濃烈腥味,隨風襲來,瞬間將他二人吞沒。

  一個不男不女的聲音,不知自何處響起。

  “何人,敢動本座護法”松語文學www.qhqass.tw免費小說閱讀
公告天津快乐十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