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松語文學 > 玄幻魔法 >劍公子最新章節 > 劍公子TXT下載
錯誤舉報

第64章 敲詐

  周伯邑畢竟是天子之尊,今天白白被人毆打一頓,已經是顏面盡失,現在倒好,這個渠年竟然把他當作犯人一樣審訊他,一點面子都不給,這讓他有些惱火,便冷冷道“你態度給我放和藹一點”

  渠年道“我和藹個屁我今天差點被你坑死了,還想我和藹沒再揍你一頓,已經相當給你面子了”

  韋公公喝道“放肆你好大的膽子”

  渠年道“你才發現啊我膽子一向很大”

  韋公公道“小子,你莫要猖狂,要不然后果你承擔不起”

  渠年笑了下,道“你是在恐嚇我嗎別以為你是個高手,我就會怕你,我告訴你,哪怕你就是一條龍,在我的地盤上也得給我盤著,而且要盤得整齊一點,一圈一圈好看一點,我有強迫癥。”

  韋公公眼睛微瞇,目露寒光,道“你已經給你埋下了禍根”

  渠年道“我本身就是一個禍根,無所謂,每天恐嚇我的人多了去了,想殺我的人也是一抓一大把,我會害怕你們”就指著周伯邑,道“你看你這損樣,特地花了十萬兩被人打成這副德性,能有多大出息”

  堂堂的天下共主,天之驕子,多么尊貴顯赫的身份,沒想到現在在渠年的眼中,竟然連一條狗都不如,淋漓盡致地羞辱,一點面子都不給,周伯邑長這么大也沒受過這樣的氣,氣得肺都快炸了,滿臉漲得通紅,若是在王都,就沖渠年這句話,肯定就要把他碎尸萬段,但這里畢竟是臨淄,他也不想把事情鬧大,要不然他早就翻臉了。

  就連邊上的韋公公都把拳頭捏得格格作響,不要說天子,連他這個太監都受不了這個羞辱,真的是虎落平陽被犬欺,這句話一點不假。

  渠年笑了下,道“是不是覺得這句話刺激到了你如果怕刺激,就老實交待,要不然更刺激事情還要后面呢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,早早交待清楚,早早離開這里我再問最后一遍,你為何想要殺害公主再不說,我就要讓陵陽君來問了,我估計你們的屁股肯定不干凈,讓他來問,你們可真的就麻煩了,除非你們有把握殺出臨淄”

  周伯邑嚇得夾了下屁股,連自己屁股不干凈他都知道他也不想把事情鬧大,這個破地方他是一時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,既然不能翻臉,只盼著早早將這件事了結,也不想再爭一時意氣。便道“我沒有想殺害公主,是他們毆打我,我不得已才拔掉瓶塞的”

  渠年道“但你早有預謀,要不然你身上為什么要帶著喪元香”

  周伯邑道“我帶在身上不過是為了防身而已”

  渠年道“那你為何要提前服下解藥”

  周伯邑“”

  渠年又道“你不會是為了強奸公主吧”

  周伯邑現在沒有一點脾氣,只盼望著早早脫身,便道“隨便你怎么說就算我有這個想法吧”

  渠年就豎起拇指道“不愧是地主家的兒子,有魄力,連公主也想強奸。呃其實這都不重要,我并不關心你為何想下毒,我關心的是,你坑了我,你現在已經把我推入了萬劫不復之境”

  周伯邑道“就算沒有我,他們也想殺你”

  渠年道“他們雖然想殺我,但沒有借口,所以我在臨淄這么多年也活得好好的,但現在因為你,讓他們抓住了把柄,你沒聽公主臨走的時候說要給我一個驚喜嗎”

  周伯邑道“萬一她是真的給你驚喜呢”

  渠年道“我呸驚喜你看公主是那么善良的人嗎我告訴你,他們今天憋了一肚子的氣,肯定要密謀殺我,臨淄我估計待不下去了”

  周伯邑怔道“你說這個什么意思”

  渠年道“意思很簡單哪這家店我剛開的,耗資一百萬兩,這是有目共睹的,今天剛開業,一文錢都沒有回本,所以這一百萬兩就扔到水里去了,連水花都沒有,所以呢,你要賠償我”

  周伯邑遲疑道“你拐彎抹角說了半天,就是為了敲詐我”

  渠年就指了下他,道“你這人說話不上路,讀書人的事,怎么能叫敲詐呢今天要不是我出手相助,你就死定了,竟然想強奸公主,我告訴你,這足夠誅你九族的。我現在不但救了你九族之命,還把我的娛樂會所給搭上了,而我又沒有獅子大開口,就是讓你賠個成本價,這過分嗎過分嗎其實如果你有一點點的良知,這句話就應該你自己主動說出來,根本不用我開口”

  周伯邑想了想,好像也有點道理,而且他現在心浮氣躁,一刻也不想待在這里,更不想看見渠年這個無賴,多看一眼,心里都覺得抓狂,所以也不想跟他胡攪蠻纏,關鍵還纏不過他,這家伙就像是茅坑里的石頭,又臭又硬。他只想早早了結這件事,畢竟對于錢財,他也不是太看重。便道“但我們沒帶這么多錢”

  渠年便道“那帶了多少啊”

  周伯邑道“不知道,沒點過”

  渠年便看著韋公公,掌心向上,招了下手,道“你懷里不是有一沓銀票嗎拿出來點點”

  韋公公氣得牙癢癢,真是不怕賊偷,就怕賊惦記,看來這個秦質子早就惦記他懷里的這沓銀票了,怪不得小時候父母常說,出門在外,有財不可外露,這話真的是至理名言哪這時就轉頭看了看周伯邑。

  周伯邑便道“拿出來看看”

  韋公公便伸進懷里,把那沓銀票掏了出來,結果還沒來得及看看,渠年就一把奪了過來,自己一張一張地看了一遍,心里默算一遍,道“二十幾萬兩”又看著周伯邑道“身上還有嗎”

  周伯邑原本以為這個秦質子開的是青樓,后來聽說這是娛樂會所,現在他終于明白了,這個家伙開的是黑店啊,完全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那種,便沒好氣道“沒有了,全在這里”渠年就抓了銀票指了指他,道“我告訴你們,你們這次出門,肯定看過黃歷,遇到貴人了,幸虧遇到的人是我,特別好說話,雖然二十幾萬兩跟一百萬兩相去甚遠,但我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人,看你也被打得這么可憐,我也應該同情你一下,剩下七十幾萬兩就算了,你們也不用謝我了,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嘛,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那你們就走吧,歡迎下次再來,哦哦,我要賣店了,是吧那就有緣再見吧”

  周伯邑點了點頭,似笑非笑,道“我們會再見的”

  渠年笑道“我知道你在恨我,但是沒用,恨我的人多了去了,你還排不上號,再見”說完轉身就走。

  剛走到門口,周伯邑卻道“等一下”

  渠年轉身道“怎么后悔了嗎”

  周伯邑道“這點錢我還沒看在眼里只不過我錢都給你了,你能不能找個房間讓我洗個澡換套衣服”就沒好說,順便再擦個屁股,要不然沒法出門。

  渠年道“這肯定沒有問題了”說時就打開了門,見白小牙就在門外,便道“小牙,給這位鼻青臉腫的公子安排個房間,讓他洗個澡,記住,用最好的木桶,最好的水,最好的花瓣,順便再給他找一個姑娘戲戲水,哦不,找五個姑娘,全部記我賬上”

  白小牙怔道“五個姑娘還是五姑娘”

  渠年道“那肯定是五個姑娘了要不然對不起這位公子的默默付出”

  白小牙便道“好,沒問題”

  周伯邑站在房間里,恨得咬牙切齒,并沒有渠年對他這么大方而心生感激。

  渠年便和楚三敢從屋里走了出來,順著走廊向西走去,楚三敢就貼了上來,小聲道“師父,我發現這敲詐這活比開店來錢快多了,隨便敲一下,就是幾十萬兩,我以前怎么就沒發現這么好的營生呢”

  渠年道“這只能當副業,不能當主業”

  楚三敢道“不過師父,你一下敲詐這么多錢,良心會不會痛”

  渠年怔道“怎么會痛呢地主家的傻兒子,不敲白不敲,不敲也被他揮霍掉了再說了,是他坑我在先,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強奸公主,但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,他利用了我的善良,我平生最恨別人利用我的善良,所以歸根結底,也是他咎由自取,怨不得旁人,我不過是給他上一堂課罷了”

  楚三敢望著心地善良的師父,竟有些恍惚。

  說時,他們已經走到了蟬夕的茶室門口,那間茶室沒有門,蟬夕和玉夙這時就走了出來。

  渠年怔道“大掌柜真不好意思,今天實在太忙了,把你給冷落了,你稍等一會,等我忙完了,我就過來跟大掌柜敬杯茶,賠個不是”

  蟬夕笑了下,道“今天秦公子開業,忙一點也是能夠理解的,秦公子盡管去忙,不用在意我,我現在也要走了”松語文學www.qhqass.tw免費小說閱讀
公告天津快乐十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