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松語文學 > 都市言情 >盛芳最新章節 > 盛芳TXT下載
錯誤舉報

第一百二十七章 往事

  城南官驛里頭,沈念禾陪著鄭氏一同坐在正堂喝茶。

  官驛自然比不得城里的茶樓酒肆,雖是上了幾碟子咸水花生、瓜子、白糖糕之類的小食,味道卻是都十分平平,幸而看著江南東路監司的文牒,驛卒還算給了幾分面子,上的茶葉是新茶。

  兩人撿了張居中的桌子,一面坐,一面閑話。

  沈念禾雖然腹痛了一天,然而下午就好多了,又有裴繼安一日按著三頓地給她煮姜糖水,此時已經只有隱隱的不舒服而已。

  不過即便她自覺好了,鄭氏也不給喝茶,只叫人上了熱水,給她一口一口抿著。

  “你三哥只說去去就回,這都三哥多時辰了,也不見人影”鄭氏口中抱怨道,“又說事情辦妥了,又不肯說辦得怎么樣,叫人急也急死”

  沈念禾卻不怎么著急。

  她心中有數,自己雖然不算什么才女,文章也稱不上出類拔萃,卻也能揣度三分人心,有熱騰騰送出去的杜工部集當頭陣,又有用心寫就的一份信函,不愁不會打動人。

  況且那裴三哥十分得力,也不知他怎么做到的,在這人生地不熟的京城,居然也能短短一日之間,將信函內容傳得四處都是。

  這事情落在旁人身上并不大,可落在“沈念禾”這個身份身上卻是惹人眼目得很。

  她本來不過是想著叫京都府衙判案的時候慎重些,再警醒一下沈家、馮家兩戶,叫他們好好跟著一起等沈輕云的消息出來,可按著眼下的形勢,已經很難猜測后續是個什么情況了。

  她笑了笑,道“怕是三哥給人留下來吃酒了罷左右今日無無風無雪的,還算暖和,在外頭也不至于冷得厲害。”

  說到風雪,鄭氏卻是忍不住嘆道“也不曉得你謝二哥那一處差事辦得怎么樣了,他頭一回自己獨個出門,又沒人盯著,如若惹了禍,無事還好,一旦給他那娘曉得了,估計又要念叨不休。”

  又特地交代道“等到咱們回去了,若是他娘來家里鬧,你就當做什么也沒聽見就是了,她一向說話不太好聽,你謝二哥脾氣又犟得很,同頭牛一般,從前惱起來摔桌子椅子的事情也是有的,如果他沖你發脾氣,你就不要理他,去同你三哥說。”

  這等同于鼓勵她去告狀了。

  長輩雖然這樣說,沈念禾卻是不可能這樣做。當真跑去裴繼安面前告狀,給謝處耘知道了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鬼知道他會惱什么樣。

  況且這一陣相處下來,她倒是覺得這謝二哥其實嘴臭心軟,像個孩子似的,很容易就哄好了。

  沈念禾雖然不愛打探人的是非,見得鄭氏提起,也忍不住好奇地問道“嬸娘,謝二哥是不是長得同謝叔叔很像”

  鄭氏應道“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,你裴六叔當年去各處看河看堤,看田看地,原還帶著他,后來發覺總引得小媳婦小姑娘去偷瞧,索性就再也不帶了。”

  她說到此處,嘴角也帶出笑來。

  當年的裴六郎雖然得了個宣縣縣丞,卻半點不覺得委屈,明明是知一府也不為過的能耐,被貶低至此,家中又是那個樣子,還整天樂呵呵的,趁著還未上任,帶著七弟同謝景律整天在在一路之中四處走。

  裴六相貌雖然端正,畢竟年紀大些,在外頭走動得也多,知道怎么收斂自己,只是裴七同謝景律兩個穿上布衣也不像個尋常人,又都是正當年齡的小郎君,出得外頭,好幾回被人追著要找做女婿,叫他們躲之不及,最后再不敢亂撞了。

  那時廖容娘同謝景律也是人前人后的鴛鴦眷侶,做爹的同而今的兒子全然兩個脾氣,做事情樣樣學著裴六來,溫柔得很,對著妻子體貼得不行。

  進門的時候只有一個公公,不過兩年,公公也去了,廖容娘原本就是個有主意的,在家中說什么是什么,后來又生了個活潑可愛得不得了的孩子,夫妻兩個更是好得一個人似的。

  誰料到,后頭會出得那樣的事情。

  想到這一處,鄭氏的笑意也收了起來。

  當年謝景律寵媳婦、寵兒子,簡直要寵上天去。

  此時廖容娘嫁給了郭保吉,雖然官品高了不知多少,還得了誥命,可兩個繼子,一個繼女,都不算好相處,一個兒子還諸多怨言,她在家中過得日子,未必有從前萬一。

  莫說廖容娘,便是自己,雖說眼下什么都不缺,侄兒更是孝順得很,可比起來,她更愿意回到原本跟著丈夫過苦日子的時候。

  沈念禾見得鄭氏在出神,雖不好去打攪她,卻也猜到了幾分。

  鄭氏相貌并不差,娘家也勉強算是個拿得出手的門戶,她聽得謝處耘私下說過,鄭家好幾回要接女兒回去,新女婿都選好了,只鄭氏死活不肯,索性同娘家人鬧翻了,言明以后再不要家中接濟。

  她自然看得出來鄭氏并不是那僵硬古板之人,大魏同前朝一般,再嫁之風盛行,當今太后還是三嫁之后才進的宮,據說太祖皇帝時,還有兩個參知政事,一個樞密副使為了爭娶一個有錢的寡婦鬧得盡人皆知,最后是天子幫著斷的官司。

  嬸娘不愿嫁,雖然不知是什么原因,可最大的原因,應當就是那裴七叔了。

  也不知道是個什么人物,人已經走了這樣久,還叫嬸娘如此惦記。

  鄭氏想著事情,兀自出了半日的神,茶也不記得吃了,點心也忘了。

  兩人坐了大半個時辰,沈念禾已是快到吃飯的時辰,正要叫人,外頭裴繼安終于回來了。

  他身后帶著一個身著布衫的中年男子,一前一后進得門之后,不知同那男子說了什么,對方就站在了原地,剩得裴繼安走上前來,先叫了一聲嬸娘,又轉向沈念禾道“那日我們在清景樓遇得的許先生,你還記不記得”

  沈念禾自然記得,看了一眼那站定在一旁的中年男子,只覺得眼熟得很不獨在清景樓中遇到過,后來去戴氏書鋪的時候,也有過一面之緣。

  當時三哥說他是內侍。松語文學www.qhqass.tw免費小說閱讀
公告天津快乐十分